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北京养生会所【论坛网】,男士高端spa会所,个人家庭桑拿保健按摩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北京spa养生按摩会所推荐

  朝阳   海淀   丰台   西城   东城   更多

生活困难,我和妹妹在北京无奈开起spa会所保健店(真实心酸经历)~~

2018-1-12 11:0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16| 评论: 0

放大 缩小
简介:生活困难,我和妹妹在北京无奈开起丝足会所保健店(真实心酸经历)~~

决定后第二天就跑这街上找房子了,运气很好,正好碰见一下医疗器械公司不干了,房子出租,我当时就交了定金订下来了,房租一年6万。


  店里刚开业时4个技师,2个是在夜总会上班的妹妹,来店里帮忙。还有2个技师,一个17岁,从洗浴中心出来的,一个也是夜总会里干不下去了就来店里应聘了。17岁那个是北京人,13岁就到洗浴中心上班了,在洗浴干了4年,会52种服务,惊死我了。

  我可能是全北京做这行业最不懂的人了,我一次丝足也没做过,店里技师我一个都没试过活,导致她们老取笑我。

  基本这行业所有店里都是管吃住,别的店里一天给技师10块钱补助就算管吃了。我是把姑娘当上帝,想吃啥我就买啥,技师和我都是五五分成。一个活价格从198-598不等,店里免费提供制服、丝袜、工具、一次性浴服、一次性床单、枕巾、湿巾等等。招收的技师到现在走走留留的有十几个,只有最早的一个技师我看过身份证,其余名字都是随便起的。店里也不收押金,工资都是日结。

  我们这条街有两家店生意特好,好到过年1天挣15000多。我很眼红,多次想进去看看啥样,到现在也没去过。

  店里24小时营业,几乎没出去玩的时间。以前一天睡12小时,开店后一天平均5小时。我一星期没睡过床了,晚上就睡沙发床上,平时应酬只能让兄弟们来店里找我,在附近吃龙虾或小海鲜。一天都出不去,昨天憋疯了,让老八来看了一天店,我去省博物馆看了看沉香展和星云书法展,18个厅一天下来只看完一半。下午5点清场后自己去万达看了场电影《明日边缘》,片子不错,然后回店

  从4月干到现在我觉得精神不正常了,一天天过的像个傻子。一般早上10点开始睡觉,这行业中午人少,睡到下午起来看小说、电影、YY游戏直播、新闻。兄弟送了本《囚徒健身》
,在店里正好用上,各种健身、倒立撑之类。有时候和技师说说话,听听没经历过的事情,人心险恶,干了这行才知道啥叫婊子无情。
  自从干了北京spa养生会所这行,脸皮厚了不少。如果店里来了新技师,她从没干过这行业的话,技术是我教的。怎么教你们可以想象,我真的没试过活。店里技师撸啊撸的手法全是以前我从xx一方领悟的,还真的挺受好评。
  当年大哥说,他应该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去澳门赌钱输了几千万一个妹子没找过的男人,那我就是全北京干丝足行业的唯一一个自己晚上撸啊撸的汉子。
  总觉得有些亚健康状态,头脑昏昏沉沉的,记性还特别差。下午去了趟楼下药店,买了一瓶维生素B、一瓶维C,问收款的妹子有什么治记忆力减退的药,妹子会心一笑,掏出一盒药,说这个效果特别好,我一看名字惊呆了——龟鹿补肾片。我连忙解释,我肾可好了,妹子说这个绝对治,然后忽悠我买回来了。回店我吃药的时候技师看见了,说哥你咋吃这个,我脸一红解释说我脑子不好使。技师笑着走了,我哭了。
  昨晚大哥从北京回北京来了店里,技师凌晨请假回家,兄弟几个在店里吃了顿龙虾。凌晨两点关了店门,打算去旁边店里学学手艺,楼下站了半天,还是信不过别家店里安全。万一出点啥事丢不起那个人,于是跑在水一方睡觉了。

  开个北京spa店不容易,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消防通道指示牌、娱乐场所系统打卡软件、健康证、 暂住证、应急灯,乱七八糟的啥都得搞,赞美执政党。

 

十年前我们都中专毕业,独自来北京找机会。因为专业平庸,没有机会进好单位,都在小私企打拼,基本上每年都面临搬家,最惨的时候我和同学住在平房搭建的阁楼,进门就是床两人挤在一起。后来住过地下室,非常潮湿,管道上的水不停的滴下来,被子都是发霉的,衣服几天都干不了,而且太过潮湿身上都起了湿疹。以前的皮鞋全都长毛了,被子有的地方也长毛了。。。但是这些其实并没有赶走在外漂泊的人。我们也都在最底层的岗位努力着。

那时候妹妹卖火车票,赚的钱很少。我也只是个前台助理。因为亲眷关系就会走的近些。彼此在心理上互相慰藉。我们都是月光族,她的信用卡总是透支。我到现在都没有主动办过信用卡。    

08年很快就来了,人们都兴高采烈的盼望着奥运会。我却再一次面临着被动的搬家。妹妹当时住在地铁尽头还要倒车的偏僻村子里,都是平房盖的很密,她每天上班坐2小时地铁,因为本身就容易晕车,经常不堪闷热拥挤晕倒。我看她的状态也很心疼,我又有什么办法,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   

就在大家都对生活感到力不从心的时候,她跟我提了让我惊讶的建议,她说看好一个项目应该可以赚钱,我们就可以租好一点的房子。可是我是个保守派,她的建议竟然是开丝足会所。原因是她有个朋友在做这个行业,她们关系不错,妹妹经常去店里玩,一来二去她熟悉了然家是怎么做的,最主要的是看别人每天进账可观,自己一个月的收入往往抵不过人家一天。她一方面是羡慕,一方面是女人特有的嫉妒心理。别人干她就想着自己也可以做。可是我以前听都没听说过这些。直觉上就感觉不太好。她开始说的时候我非常反感。   

可是她一再劝说,我也的确状况窘迫。当时我在三环沿线上班,住太远也不方便,谁都希望生活的好一些吧,来北京大家又是追求的什么。而且她承诺我不用我看店,还上班只是入股就行。她就心里有底了。   在各种思绪的混绕下,我还是同意了她的建议。我们凑了所有的钱,因为我提供了笔记本,手机等基本装备,她也透支了最高额度信用卡,着手准备着。当时我在上班,她那会已经离开了票务公司,在一家皮包公司上班,老板对他总是有色心没色胆的状态。她就辞职了,专门忙着小店的筹备。   

就这样09年的春天,我们自己的私人保健养生会所就在北京悄无声息的开业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